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旅游

男人总是用誓言欺骗女人的感情

2018-11-06 09:35:59

男人总是用誓言欺骗女人的感情

一 遇见

欢欢在上大学的个月就遇见了骑单车的韩煜。白色的运动衫,浅蓝色的牛仔裤,软软的有点长的头发,骑一辆当时刚开始流行起来的山地赛车,风把衣衫吹起来的样子很好看。

学校后校门外有条很深很窄的巷子,欢欢就一直在那里低着头朝前走,心里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心事。直到被一个骑单车的男孩惊恐地撞到身上。

欢欢抬起头,看着眼前这个皮肤白白的单眼皮男孩,看他惊慌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样子,自己忍着痛从地上爬了起来,很豪爽地说了声“算啦”。

那男孩露出了腼腆的笑容,低下头去扶车子。

后来,欢欢坐在那辆单车的后座上回了学校,男孩一直把她送到宿舍楼下。欢欢那时候突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突然觉得会羞涩地抿着嘴微笑的男孩子其实挺好看的。

欢欢就这样认识了韩煜,那个刚一出现就用单车撞了她一个大跟斗的单眼皮男孩,知道他学的美术专业,喜欢漫画,喜欢流行音乐。

那年,欢欢17岁,韩煜18岁,像花一样的岁月。

二 甜蜜

韩煜画画的时候,欢欢安静地站在一旁看着,经常一站就是几个小时,她喜欢韩煜那种专注的表情。韩煜每天都会用单车载着欢欢在校园里横冲直撞,像所有恋爱中的校园男生一样。

上世纪90年代的大学校园,没有短信,只有公用;没有校内公交车,只有一辆辆后座上载着心爱的女孩子的单车,穿梭在校园的每一个角落。

大三时候的一天晚上,月光很澄净,泛着温和的光。韩煜站在梧桐树下面,兴奋地喊着欢欢的名字,欢欢看见他手里拿着一张很大的画,上面还泛着油彩的清香,是一幅刚出炉的新作。上面是校园的一条林荫小道,深秋的下午,阳光是金色的,树叶是金色的,道路是金色的,整个校园都是金色的,毛茸茸的很幸福的样子。画面上有一辆单车,前面是骑车的男孩,软软的有点长的头发,白色的干净的运动衫,浅蓝色的牛仔裤,风把运动衫吹起来的样子,好看极了。女孩坐在单车后座上,一袭白色长裙,还有飘在风中的长发。女孩轻轻地搂着男孩的腰,将头微微倾斜靠在男孩的后背上,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,女孩笑起来的样子很美。在深秋的林荫小道上,在俊秀的男孩身后,像一朵飞舞在单车上的蝴蝶,简单却绝美。

他们给那幅画取了个名字,叫“单车岁月”。

月华如练的夜里,在学校的小路上,韩煜牵住了欢欢的手,等所有的人都走光后,他们就逗留在月光明澈的校园里,安静地拥吻。

三 疲惫

大学一年的时间里,韩煜更加拼命地画画,一有空就钻到画室里不出来,欢欢也开始忙着写毕业论文和找工作。当欢欢收到一所中学的英语教师聘用书时,她终于憋不住,问了韩煜一句:“为什么还不去找工作,你画画得那么好,一定可以找到个好工作的。”

韩煜用一种很奇怪也很陌生的眼神看着欢欢,看得欢欢心里发慌。韩煜的嘴张了张,想要说什么,眼睛里有点愠火,欢欢心里一慌,连忙说了一句:“算了,节约点,我的工资也够两个人生活。”

韩煜猛地站起身,把画笔狠狠地摔在地上,转身走出了画室,留下满脸惊恐和无助的欢欢一个人在原地。

韩煜是个脾气很温和的男孩子,这次发这么大的火着实让欢欢吓了一跳。其实,欢欢知道,韩煜已经把画画视为了生命,多年的绘画生涯让他染上了艺术家的脾气,他们不屑谈钱,仿佛一说到钱,就是在糟蹋艺术。

毕业后,韩煜依然每天在家里画画,欢欢则每天到很远的地方上课,两个人就靠欢欢那点薪水过日子。欢欢原以为她那不算低的收入一定可以够两个人花的,可没想到生活却是那么艰难,每次领了薪水回来,家里就已经有很多经济缺口呲着牙等着去填补了。房租、柴米油盐、油画画布、画框、两个人的生活所需,让欢欢一个人的收入感到有些紧张。

而韩煜对这一切仿佛毫无感觉,依然沉浸在自己的绘画中。就这样,又过了三年,在这三年里,韩煜开过两次个人画展,却都不尽人意,不光成本没拿回来,还倒赔了几千块钱进去。

欢欢次觉得好累,不是身体的累,而是心累。她看着韩煜在画室里画画的专注身影,就一阵阵地泛酸想哭,却又什么也不敢说也不愿意说,只是偶尔看到那辆停在车棚里久了没骑而长满铁锈的单车,泪就不停地流。

四 哭泣

欢欢从车棚里推出了那辆学生时代的单车,那辆曾经承载了多少欢乐的单车,只是,以前她总是坐在单车的后座上,而现在,她却要自己骑着它,每天花三十多分钟的时间去很远的学校上课。

那天晚上晚自习下课后,天开始下雨,欢欢骑着那辆高大的山地赛车朝家赶,慌忙中和对面过来的一辆小轿车相撞了。车子被撞变了型,欢欢被弹出去了好远,顿时失去了知觉。醒来时,发现韩煜在病床旁边两眼通红地望着她,见她醒来就一个劲地骂她“傻瓜”,骂着骂着,两个人都哭了起来,在医院的病床上,相拥痛哭。

五 粉碎

终于,这样拮据的生活持续了四年后,欢欢失业了。 那一刻,欢欢失了神,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冬天来了,可家里的天然气却被停了,欢欢只好买了煤炭烧热水。她没钱买羽绒服,就把毛衣一件重着一件地穿在身上,裹着又笨又重的毛衣出去找新工作。

韩煜更加疯狂地画画,他把对生活的所有不满,都发泄在了画中,而他的画技在这些生活的刁难与刺激中又得到了突破和提升。他开始帮一些杂志画插画,这让欢欢感到很吃惊,如果是两年前,韩煜无论如何也不会去画这个赚钱的。

欢欢逐渐感觉到了韩煜的变化,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。直到有一天,家里已经连买煤炭的钱都拿不出了,韩煜突然提到要卖掉那幅“单车岁月”。欢欢很惊讶地看着韩煜,她问:“那幅画不是为我而画的吗?”

韩煜没有说话,房间里空气冷得可怕。隔了很久,韩煜才说了一句:“什么都不如生活重要。”

由于行情不好,又急着出手,那幅画没有卖出个好价钱,只卖了一百块钱。韩煜拿着一百块钱,买了煤,然后回到家,发现欢欢正坐在床边掉眼泪,忽然就觉得心烦,气不打一处来,冲着欢欢吼道:“你哭什么哭,不就一幅画嘛,卖掉了我可以再画,但至少现在我们有钱可以买煤了,不用受冻了。”

欢欢没有说话,她看了韩煜一眼,韩煜面无表情。欢欢觉得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扎了一下,生疼生疼。

欢欢离开房间,来到车棚里,看着那辆被撞变形了的单车,她一根根地清理着那些垮掉的铁丝,想着大学时代那种无忧无虑骑着单车满校园跑的日子,心里就直泛酸。而过去的一切,都仅仅只是温暖的回忆。她深深地感觉到那种纯真的“单车岁月”已是穷途末路,即将不在了。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,包括她与韩煜之间的那段单纯爱情,被庸俗琐碎的生活和时光的车轮,碾得粉碎。

六 人生不如初相见

韩煜的事业却意外地有了起色,一家武汉的杂志社看中了他画的插画,想聘请他去做美术。这让韩煜和欢欢都特别得兴奋。韩煜走的那天,欢欢在站台上抱着韩煜流泪,叮嘱他要照顾好自己。韩煜心疼地看着欢欢消瘦的脸颊,那张曾经美丽动人的脸蛋上,已经多出了许多沧桑,那个昔日顽皮任性的小丫头,已经被生活磨得没有了半点棱角。

那时,已是2004年的夏天,距欢欢初遇韩煜已隔了八年的时光。

欢欢把那辆撞坏了的单车推到修车铺去做了一次大修理,那破旧的单车终于又可以上路了,可没有了韩煜高大的身子为自己挡住阳光,欢欢总觉得8月的阳光照得皮肤火辣辣地疼。刺眼的阳光晃得欢欢睁不开眼睛,单车就在路上摇摇晃晃,像个迷了路的孩子一样乱撞,让她渐渐看不清前面的路。

韩煜每天晚上会给欢欢打,韩煜在里说:“欢欢,等我赚到钱,以后我们就不会再苦恼了,我会给你的,让你幸福。”

欢欢感觉到了韩煜的变化,却没有想到,她和韩煜竟然会有无话可说的一天。韩煜给欢欢的越来越少,从一天一次到一周一次,后来是一个月才一个。那天韩煜来时,欢欢分明感觉到了韩煜语气中的冷淡和松散,他不再问起欢欢现在的情况,总是欢欢问他话,他就机械地回答,还没说上三分钟,他便说自己累了,要休息了,便挂了。

终于,欢欢再也接不到韩煜的了。欢欢却很平静,她没有一个劲地打韩煜的,追问韩煜,只是一个人狠狠地哭了一场,然后砸掉了那辆单车。

那时,已经到了2006年的夏天。从1996年9月的下午在学校门口初次遇见阳光下的韩煜,到现在,已经是整整十个年头,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又消失得那么自然。

七 回忆

欢欢又回到了以前呆过的校园,一切都变了。过去常听的歌现在已经没有人唱了,以前常去的画室也已经拆了,操场上的青草更绿了,小路边的树苗都长高了,南边的院墙重新粉刷了,读书走廊上的石凳子也翻新了,没有变的是,依然还有很多女孩,坐在单车的后座上。

欢欢突然有点觉得好笑,曾经年少轻狂的我们,竟然一厢情愿地以为可以相携一生。

身边有一群十八九岁的男孩骑着山地赛车经过,白色的运动衫,浅蓝色的牛仔裤,软软的有点长的头发,嘴里大声地唱着歌:“怎么停留,回忆总是出现在我想起之后,这样稚气的面容,现在还有没有……”

温室开窗
广州股票开户
电动设备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